远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高手only
圈名没人叫阿远吧?没有吧?好怕重名被打QAQ
邹远厨,七期粉,百花虚空三零一是心头好,喜欢心脏和小天使,弹药鬼剑是最爱
其实我本命cp是昊远但我相信你们一定看不出来【寂寞地划圈圈】
非常杂食,慎fo
all文肉文是雷点
嘛...至今没有什么产出,一般只是看文而已☆呃……以后估计也不会有产出了qwq
极其擅长装傻,欢迎勾搭_(:з」∠)_

【喻王喻】#2016浙江卷高考作文题虚拟与现实# 虚拟与现实

*架空,没有职业联赛,而荣耀会作为那个“虚拟”而存在。
*方王、喻黄大学生室友设定【并没有什么用】
*好久没刷原著,练级区名字忘得差不多了,按团队赛场景“枫叶林道”随意取了一个,别太认真
*谢谢深夜陪我拼字让我能够赶上进度的小天使花栀ww
*ooc有,私设有
*画风清奇

方士谦进来的时候,王杰希正对着电脑屏幕皱眉。
“怎么了?”他随口问道。
王杰希没有回答。方士谦也习惯了他这一进入思考状态就不理人的怪毛病,自顾自地坐到了床上,翘着二郎腿打开电脑,准备登陆荣耀。
当进度条缓慢地推进即将到达终点的时候,王杰希才终于出声了:“第三次。”
“嗯?”方士谦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王杰希深吸一口气,缓缓地吐出那个令他们感到悲伤的事实:“这周,第三次,遇到了,索克萨尔。”
“啪——”“哔。”“咚——”
方士谦踢掉了自己电脑的电源线。电脑黑屏。而他的脚,狠狠撞在了桌子脚上。

等到方士谦呲牙咧嘴地给自己上好药接好电源重新开机再次登陆游戏的时候,才想起来好好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啥,你,你确定那是索克萨尔?”
王杰希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两只不一样大的眼睛里清清楚楚地写着“这还用问”几个大字。
方士谦假装没看到他的鄙视,自言自语道:“今天才礼拜几来着……礼拜三?”
“星期二。”王杰希冷静地纠正。
方士谦继续无视:“这周才过去三天,就……”
“两天。”
方士谦对他实在没法无视下去了,果断掀桌:“妈的王杰希你能不能不要拆我台?老子乐意从礼拜天开始算你管得着吗!”
“那刚才就已经是第四次遇到了。”王杰希仍旧淡定。
“……”方士谦忿忿地点开重新加载好的荣耀界面,看着屏幕上的防风,再看看手边冬虫夏草的账号卡,一拍桌子:“他到底想怎么样?我要不要跟着你一起去围杀他?说吧,让我用牧师还是守护使者?”
王杰希嘴角抽了抽,似乎想问问两个人该怎么施行“围”杀,但最后还是忍住了,有选择性地只回答了第一个问题:“还不知道。”想了想,还是在方士谦用奶去找人肉搏前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大概没有恶意。”
“没有恶意?”方士谦嗤之以鼻,“怎么可能!他不是蓝溪阁的会长吗!”
中草堂和蓝溪阁积怨已久。最初到底是因为什么导致两家大公会对立已经没有人知道,但互看不顺眼的传统却保留至今,以至于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大架,非要争个你死我活。
在这种大背景下,身为蓝溪阁会长的索克萨尔这么三天两头地来找中草堂堂主【划掉】会长,又只是聊天完全没有要干架的意思,不得不说,十分诡异。
“所以我们去围殴他吧,好歹先为兄弟们出口气!”方士谦兴致勃勃地说。
“……”王杰希不是很想理这个暴力的奶爸。
更何况,围殴?索克萨尔几乎一直与夜雨声烦形影不离,最好的情况也是他们四个二对二,何来的围殴一说?至少他自己是不打算把公会里的兄弟姐妹们拖进来蹚浑水的。
顺便一提,如果不是因为最近的经历,王杰希连那个“几乎”都不想加。
这也是他判断出索克萨尔没有恶意的另一大原因。
“索克萨尔这几次来找我的时候,都没有带着夜雨声烦。”
方士谦脸色也渐渐变得严肃,现在的情况让他也有点拿不准主意了。不过他还是提出了异议:“夜雨声烦那是什么人,他要真藏起来还能让你看到?”
“你难道还不明白吗?”王杰希面无表情,“就算他不是不在而是藏起来了,索克萨尔愿意一个人出现在我面前,同样也是示好的表现。”
他再次把目光移到电脑屏幕上,淡淡地说:“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我都会问清楚。”

有一点可以确定。
他若带有目的,则必定是个人目的。

“会长,索克萨尔上线了。”公会里的人来了报告。
“嗯。辛苦了。”王杰希脑中的弦立刻绷了起来。最近与索克萨尔“偶遇”的次数越来越多,到现在那人基本每次上线都会来找他。没有任何犹豫,他转身向神之领域一处僻静的练级区走去。
枫叶林谷,60级练级区。对于这个满级70的年代来说,它已然落伍,平时除了大公会例行寻找野图boss之外也鲜少有人来。但它胜便胜在环境优美,在荣耀大陆秋季的时候尤其美,又静,身处其中视野会被枫树叶层层叠叠地挡掉一半,彼此之间就算相隔不远互相也不会知道,不必担心被别人打扰,倒也间或有风景党来这里赏jie景tu游ji玩you。
王杰希选这边,一是因为人少,他如果向这边走就特别显眼,蓝溪阁想不知道都难;二是因为大,这漫山遍野飒飒红叶,又偏生视野也不开阔,蓝溪阁想找到也难,还只能由索克萨尔一人来寻找,更是困难重重,正好还可以验证一下索克萨尔是不是真的很重视这每次的“偶遇”;三么,便是静,这地方简直再适合谈事情不过了,即便有其他人在侧,树叶摩擦发出的沙沙声也足以掩盖过人声,普通玩家根本听不出来。
简直完美,适合对质。
王杰希静静地操纵着王不留行虐着怪,同时也凝神听着附近的动静。
王不留行手下的怪换了一只又一只,系统仍不知疲倦地刷新出新的怪物,他也仿佛不知疲倦地杀怪。
终于,他听到了一阵异动。
王杰希仔细了解过,这个点正是游戏里的深秋季节,满山的叶都红透了,飘落在地聚起了厚厚的一层。角色踩上去,就会发出沙沙声。这种沙沙的声音跟未落的叶片在树枝上摩擦发出的声音大不相同,一听便能辨别出来。
一定是他。王杰希想。
因为声音所出现的方向没有任何小怪。所以,必定是玩家。
何况,经过他多次不动声色的反观察,对于索克萨尔的脚步声还是十分熟悉的,比一般角色似乎要拖沓一点,不知是负重的原因还是单纯是操作者的习惯使然。
更何况,这声音还在不断地靠近他这个方向。
他与对方处在一个能听到对方脚步声的距离便已经非常近了,还在继续靠近的话……
“你果然在这里,王不留行。”
……就可以互相看见了。
王杰希淡定地转过身,果不其然地看到了索克萨尔的身影。
“你好,索克萨尔。找我有什么事吗?”

落叶离枝,悄无声息地将两人中间粘滞的空气划开一道口子,无形中缓解了有些过于凝重的气氛。
“其实也没什么事。”索克萨尔礼貌地退开一步,“只是看一眼王不留行大神在哪里而已。”
“没事是吗?可我有事找你。”王杰希没有动,继续说道,“索克萨尔,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屡次三番地来找我。”
“如果你是用蓝溪阁会长的身份来找我的话,我早就拒绝了。”
“但我很清楚,你不是。”
“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能不能如实回答我?”
索克萨尔半晌没有反应。但王杰希就是能感觉到,他有在听,也有在认真考虑他的问题。
“我有别的选择吗?”最终,他听到对方笑着反问。
“很好。”他点点头,虽然对方看不到,“那么,请问,我们认识吗?在现实中。”

这一次,对方又许久没有反应。
忽然,白光一闪。
索克萨尔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王杰希不可能对此感到非常惊讶,毕竟这样的白光对于每个荣耀玩家来说都是眼熟至极的。
此时王杰希的心情,更多的是无语。
“下线遁……”

不过也好。
下线,是心虚的表现。
心虚,约等于承认。
对于探究索克萨尔的心思,他志在必得。

“唉,杰希果然敏锐……”喻文州笑叹着摘下耳机,无奈地摇摇头。居然被他逼得下线遁了,真是……心情复杂。
围观了全过程的黄少天在一旁表示,明明是你做得太明显了好吗!你真当人家只是个清洁工啊!
“这是什么破比喻,我家杰希怎么会是清洁工。”
“要你管!!!喻文州你这人!见色忘义!!!”
“话说,你还不让夜雨声烦走开吗?他好像要找过来了哦。”
“……靠!!”

喻文州笑着坐回了自己的电脑前,不自觉地操纵着光标移动到荣耀的图标上。
荣耀。
是你的荣耀。
也是,我的荣耀。

当虚拟世界中的“虚拟”越来越成为现实世界中的“现实”时,你会怎么选择?
我?我会选择沉溺于“虚拟”之中,来找寻属于我的“现实”。
因为“虚拟”,从来都不是虚拟。
他就是现实啊。
有他在的地方,就是现实。

虽然你暂时还不知道我是谁。
不过没关系,你迟早,会知道。
知道索克萨尔是谁。
知道,喻文州是谁。

【END】

补充:哎呀其实这就是一个老王太健忘【?】忘记了老相好【?】于是老相好千里寻夫【?】的故事
嗯好像没有什么不对【←哪里都不对好吗】
咳……好吧,其实是喻文州曾经见过王杰希一次,当时具体什么情况我还没有想好【喂】,总之喻队一见钟情了,然后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的故事x
虚拟和现实,往广了说确实是一个很深奥的问题。最近玩了一个橙光游戏,里面有一段台词我觉得很有意思,这里放上来给大家看看,侵权就删:
“这不是过去或现在,而是现实与虚幻的差别。”
“即使面临的是悲惨不堪的现实,我也不会去选择一个美好的梦境。”

当时我想,能说出这样的话的角色,最后的结局都不会太好。
但是,真的很有道理。
然后我忍不住想,也许虚拟跟现实根本不是相对的呢?
如果虚拟是现实,而现实是虚拟,又会怎样?
第二个问题,在那个游戏的番外里就已经给出了解答。当主角必须面对现实的现实时,爱着他的人,将他送回了一开始虚拟的虚拟世界。在那里,他可以活得很幸福,不用再为整个世界而作出牺牲。
至于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一篇。脑洞有限,但我自己还是挺满意的,虽然大纲一改再改……

一堆废话:wodema我居然有生之年赶上生贺了!居然有生之年打下“END”一词了!真的是……心情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
虽然蜜汁烂尾嗯,写到最后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远舟一定会打死我的……【碎碎念】
重新看了一遍发现了两个伏笔……不用好可惜啊要不要写个续篇呢……【躺尸】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