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高手only
圈名没人叫阿远吧?没有吧?好怕重名被打QAQ
邹远厨,七期粉,百花虚空三零一是心头好,喜欢心脏和小天使,弹药鬼剑是最爱
其实我本命cp是昊远但我相信你们一定看不出来【寂寞地划圈圈】
非常杂食,慎fo
all文肉文是雷点
嘛...至今没有什么产出,一般只是看文而已☆呃……以后估计也不会有产出了qwq
极其擅长装傻,欢迎勾搭_(:з」∠)_

【双鬼】天壤云泥(终于写出来了的中)

*上次更新什么时候来着……(望天)
*cp双鬼,战争西幻paro,可看作另一个位面的世界大战
*咳,文笔渣,ooc,有私设,总之慎啦
*高亮】最需要慎重的,有角色死亡剧情【后续会有转机,在(下)里面
*前文链接qwq
*正文↓

 

 

 

后来,李轩怎么也回忆不起来当时自己都想了些什么,就好像被抓到之前的记忆被谁抽走了一段。
只记得意识恢复时,一张很是凶悍的脸在眼前放大。
应该是一个小军官,估计是尉级的,看上去似乎还有点猥琐。他捏着李轩的脸看了看,又低头扯了扯他身上的衣服,很是满意地笑了。他转头,朝后面喊了几句话,立马有几个士兵过来持枪对着李轩。
李轩意识到自己被绑起来扔在了地上,身上的装备都被搜走了。幸好没带什么重要机密,单是一些装备倒没什么大问题,天舞……刚刚也藏起来了,应该没被搜出来吧。他不着痕迹地环视一圈,的确如此,才放下心来。
然后才开始担心起现在的境况。
还是没有逃过去啊……而且还连累了他们。天舞似乎也没有什么用处嘛。他苦笑。
被五花大绑十枪所指的李轩,忧虑的不是自己的处境,而是愿意藏匿自己的这家人的安危。
窝藏A国伞兵,这个罪名可不小,恐怕的确是要……当场枪决。
他艰难地转过头,就看到吴羽策被两个士兵押着走到他旁边,被硬按住肩膀跪了下来。透过大开的厨房门,可以看到不远处客厅里抱成一团的孩子们,以及对着他们的黑洞洞的枪口。
吴羽策面色冷峻,察觉到李轩的目光后微微偏头,表情松动了一点,轻声地用口型说了一句“对不起”。
不,不要这么说,我才对不起你们。李轩心里十分难过。他被堵住嘴不能说话,只能一遍遍在心里道歉,期盼着吴羽策能够听到。
他看着那人,从低垂的睫毛微阖的双眼一直看到咬紧的牙关发白的嘴唇。大概还是会感到恐惧的吧,却不肯屈服。他虽然被挟持着跪在地上,但身子挺得很直,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不屑让他看上去倒像是天生站在高位的人。即使面色苍白,神情隐忍,也不能掩盖他半遮半露的眸子中一闪而过的那份属于他的骄傲的光彩。
即使在这种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在心里赞叹了一声吴羽策的外貌以及与之相得益彰的从这段时间短暂交流所看出来的品格。善良、勇气、耐心、骄傲,最重要的是那颗渴望和平的心,跳动得如斯强烈,不然或许也不会作出这般一被发现就小命不保的事来。

大概是情况汇报完了,那个军官挥挥手,两个士兵分别把李轩吴羽策拎起来往门外拖,其他人也退了出去。
吴羽策全程低头沉默,头发披散下来挡住李轩的视线,使李轩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实际上,他也没什么表情,眼睛也没有焦距,只是在即将被拖出门的那一刻抬起头,看向孩子们所在的方向。
纵使已经没有了枪的威胁,孩子们仍然紧紧抱在一起,最大的那个将最小的孩子小心翼翼地护在怀里,也正抬头看向吴羽策。
李轩一直注意着这边,他清楚地看到,那孩子的眼神沉着冷静,虽说有一丝害怕,却毫不慌乱,只是在吴羽策看过来时,将怀里的弟弟抱得更紧了。
吴羽策露出一个笑容,明媚得让李轩一个晃神,恍惚中仿佛看到了一身军装的他站在偌大的训练场上,清爽的短发在空中划出一道圆润的弧度。他挥舞着一把红色的刀,脸上也带着像这样肆意而张扬的笑,发自内心。
这时的李轩还没有意识到,这是还未曾发生的事,并会在很久后的将来,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他眼前。现在的他,只是有点疑惑,那把刀怎么看上去这么眼熟?

吴羽策说过,会有一颗子弹,送他去见上帝。

事实也的确如此。

“砰——”

李轩默默地转过头,不愿看到这一幕。

愿上帝保佑。

李轩被关在一个逼仄的小房子里,房子门口有持枪士兵把守。作为俘虏,他自然是没受到什么优待的,直接被绑着扔在角落里,晚餐——如果还能被称为晚餐的话——也只有一小块黑面包。
就着水吃掉了那勉强能被称为食物的东西(不得不说手不能使用时吃起东西来真是困难),李轩打起精神,开始思考起了现状。
因为计划外的风向改变,最后一个向下跳的他与其他人的降落位置有很大的偏差,至少得差了两千米。而如果敌人派出这支小队只是为了抓他一个人,那李轩大概得好好向敌方指挥官表达表达对其如此看得起他的感激之情了。他估计,这队士兵应该是来搜查所有降落的侦查兵的。也就是说,他不仅要想办法逃脱,更要拖延时间。
那么,如何才能逃出去?
直接从门强冲明显是不明智的。暂时没有处决他只是因为他们看出了他算是一个高层将领,需要通过逼供他获取情报。他若是激烈反抗了,杀了他他们也不会觉得麻烦,顶多只是有点可惜。门外那俩手上还端着枪呢!李轩脑子抽了也不会就这样从门冲出去。
那个窗户……怎么样?
李轩动了动快要僵掉了的脖子,抬起头研究高处的那扇窗。
至少从高度和窗口的大小来看,它还是很合适的。
这座小房子只是临时拿来关押人质,并不是专门造出来的监狱或看守所,设计也就没那么缜密和严格,更不可能在外面布上天罗地网。那个小窗窗口不大,所以防护措施也只是焊上了铁条而已。
铁条就完全不是问题了……李轩轻笑,被绑在身后的手悄无声息地碰了碰贴在腰间的刀。这刀藏得很好没被搜出来,这得益于刀本身十分流畅的紧贴人体的线条。
红莲天舞,与四轮天舞共生的刀,也是李轩身上藏得最深的大杀器,是将他整个人搜过一遍整副装备都收走的敌兵都没有发现的护身之刃,他最后的筹码,最大的底牌。
反手摸到刀柄再握住,李轩眯起眼睛靠在墙上。他不急。
他一路上都表现得非常顺从,一是吴羽策的事的确给他带去了极大震撼,二就是为了麻痹敌人了。示敌以弱,让别人认为他是个窝囊废,松懈下来不是更方便他逃出生天吗?

他移动到窗户所在的那面墙前,轻轻地靠在墙上,一副“好累啊靠着歇一会吧”的半死不活样,却在门外看不见的位置将右耳完全覆上墙壁,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由于多年被那位身为参(qiang)谋(po)长(zheng)的同期好友所摧残,李轩对时间的估计能力一向很准。他很快就发现外面换班的频率很快,大概十五分钟一班。虽说一班只有两个人也不算什么累的活,但如此频繁无疑对士兵们的状态还是造成了一定影响。真搞不懂这小队长是干什么吃的,完全是乱来么。李轩可以发现,门口的人在站岗时的状态已不如之前那么紧绷了,那边驻扎的地方气氛更是轻松得很。大概是看他比较老实所以放松了?以为他们这次任务已经完了?

还没完呢。嘴角带着冷意勾起一个弧度,他想。
怎么可以就这么完了。怎么可能就这么完了?

当晚。
“呜————”低沉的军号声蓦然响起,音量不大却足以吵醒并未完全进入睡眠的G国士兵。
营地一时间变得有些乱糟糟的。大家都略微有点茫然:出了什么事?敌袭?还是俘虏逃走了?

李轩也很茫然。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知道这样全员出动对他来说是很不利的情况。如果只是两个人,在枪的射程外他还有信心周旋一下,至少避开大部分子弹躲进不远处的树林不是难事。但如果是十几个……他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在墙的支持下站了起来,李轩看向外面。然后他就愣了一下:在窗口这边,竟看不到一个人影。再仔细一听,所有声音都是从房子的另一边传来的。
怎么回事?
他皱眉。这样看现在无疑是个逃跑的好机会,但莫名其妙出现这样一个绝佳的机会,甚至有些不合军队的制度,却不得不让人怀疑这其中是否有诈了。
李轩只踌躇了一秒,就毅然决然地做了决定:冲!管他是疏忽还是陷阱,是故意还是无意,对他来说,已经不会还有比现在更差的情况了。

手探向腰间的红莲天舞,反手利索地割断手上的绳子,李轩颇有些神清气爽地活动了下手腕,缓解着麻木感。右手扶住窗上的铁栏杆,左手手起刀落,栏杆无声地断开。将手上的铁条放到地上,李轩轻捷地撑起身子翻出窗……以一种极其狼狈的姿态摔进了窗户下面的灌木丛中。
倒不是他失手,而是他翻过去的瞬间转头一看,外面一个人正贴着墙眼神炯炯地盯着他。
要遭!他想。

“嘿小伙子,不要这么紧张嘛!”那人一副无赖的样子,听这语气丝毫不像是一个军人,“见到老夫就这么激动?不错啊,如今有尊重前辈意识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
一把捂住李轩的嘴,他沉下语调低声继续说:“往北面走,小心一点,尽量压低身形。这边有我兜着。”
李轩倒是没打算叫,他看着那人松开捂着他的手,仔细盯着看那人在月光下半明半暗的脸,越看越觉得眼熟,忽然福至心灵,反应过来,压低声音吼:“卧槽魏前辈??!!”
“嘿嘿,没想到居然还是个认识我的后辈啊。没错就是我。”魏琛咧嘴一笑,莫名给人一种猥琐的感觉。但在李轩眼里,这种气质还是和一般的猥琐不一样的。
他眼前的这位,是在他们这个特殊的师团刚刚发展起步时的一员大将,筚路蓝缕,为荣耀立下过汗马功劳。当时他所带领的蓝雨团,那可是到现在都长盛不衰的强大组织,后来所培养出的领导者,被称为“剑与诅咒”的喻文州与黄少天,更是声威远播,将蓝雨的名声推到了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
可惜,那个时代的众多英雄,能在史册上刻下名字的寥寥无几,大部分都消逝在了时间之中。魏琛算是其中比较有名的,但除非是对荣耀师团的历史极度感兴趣,或是到了李轩这样的位置必须要去了解,否则根本不可能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
“您怎么在这??”李轩对这个传说中的英雄人物还是存有一丝敬畏的。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现在没时间说。”魏琛好像毫不担心,“反正你知道我在卧底,打算再为国家和组织发点光和热就是了。麻利儿的,一个小伙子还这么婆婆妈妈,在纠结啥呢。要是有机会我会再回去的,到时候你如果感兴趣自然会告诉你,现在,走走走,快走。”他推了李轩一把,催促他赶紧滚。
李轩对形势自是清楚得很,当下也不推辞,立正肃穆地敬了个标准的军礼,立刻猫着腰从灌木丛下方钻了过去,霎时就没影了。

“……跑得还真挺快。”魏琛有些无语地看着李轩远去的方向,“唉,真是一把老骨头了啊,不过幸好还没有不中用。”
他即刻换上一副严厉的表情,神情颇像G军那个人手下那些助纣为虐的小头头,迈步绕过这座房子,大声嚷嚷着:“吵什么吵什么?都集合了还说什么操蛋的话?纪律还他妈放不放在眼里了?”
“刚才我发现我们抓回来的那人逃走了!这家伙,敬酒不吃,咱就让他吃吃罚酒!据我看啊,他大概是向南逃的,我们其他方向放几个人就行了,大部队跟我向南边冲!你们有什么意见吗!”最后一句他的语调特别不善,再加上军令如山,得到的自然是一片“没有!”的回应。
他点头:“好,那就是这样,任务开始。大家带好装备,我们出发,一定要把那兔崽子给我逮回来!”

与此同时,李轩已经摸到了离G军小队很远的地方,几乎听不见那边的任何声音了,就算是大口径步枪的枪声也不能例外。
他仍然警惕着,提防着可能从四面八方而来的攻击。
现在逃是逃出来了,该往哪个方向跑,才能尽量靠近大部队呢?
他暗自思索着,却很快发现这个问题没有任何意义。
废话,没有指南针,就算会背这一块儿的地图,在这种情况下也如同鸡肋,现在考虑这个那不是浪费时间么!
李轩观察了一下周围,却发现,他学习的那些在丛林中辨别方向的技巧,因为时间、位置、地形等原因,更因为他身上甚至没有一个手电筒,没有一个能发挥效果。
忧郁地揪下了身旁的一棵草,李轩靠着树略微休息了一会儿,再度大踏步向前走去。
不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只要我还活着,那一切就还会有转机。
他紧了紧手上的红莲。
我可还没报答他们呢。

“怎么,都没人找到那家伙吗?”魏琛气急败坏地把身前的士兵踹倒在地,“一群废物,元/首养你们是让你们在关键时候当窝囊废的吗?”
一排兵蛋子瞧见魏琛的脸色非常阴沉,都低着头不敢说话,连被踹地上那个都连滚带爬逃回了队伍里,偷偷觑着他们的长官。
良久,魏琛忽然长叹一声,说:“看来是我注定没有这个升军衔的命啊。”
士兵们也挺难受,他们这几年和魏琛混得挺熟,过命的兄弟,自然知道他一直都盼望着能立点功劳,升点职位,这样才能更好地指挥他们,日子也能好过一点。
天不遂人愿啊……
李轩有一点猜错了,这一整个小队,还真是专门派来对付他一个人的。
魏琛这支队伍,是因为得罪了军部的高官,被派来干脏活累活呢。
魏琛忽然大手一挥,说:“好了好了,那就算了吧,明天回去复命,你们赶紧睡觉去,别让我再看见你们。”
啧,那个小子,老夫就只能做到这里了啊,剩下的你自个儿加油。
不管怎样,好好活着。

……这就是传说中的,宿命?
李轩有些无奈地看着面前的房子。此时明月西斜,月华泻地,皎皎月芒映照在屋顶上,反射着粼粼的波光。
比起日光下的圣洁和鲜丽,在月光下的小屋被笼上了一层沉重的银色匹练,神秘而忧伤。
即使是漫无方向地乱走,也能走到这里来?除了归结于“命运”,他想不出更好的理由。
“吴羽策……”他笑了一下,轻声低语。






请看完的小天使们不要打我好吗!我不会就这么让策爷狗带的
_(:з」∠)_看完如果觉得还不错请红蓝哦谢谢ww
依旧没脸打策爷tag的我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