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高手only
圈名没人叫阿远吧?没有吧?好怕重名被打QAQ
邹远厨,七期粉,百花虚空三零一是心头好,喜欢心脏和小天使,弹药鬼剑是最爱
其实我本命cp是昊远但我相信你们一定看不出来【寂寞地划圈圈】
非常杂食,慎fo
all文肉文是雷点
嘛...至今没有什么产出,一般只是看文而已☆呃……以后估计也不会有产出了qwq
极其擅长装傻,欢迎勾搭_(:з」∠)_

【双鬼】天壤云泥(上)

*我!成!功!辣!终于有产出了!喜极而泣!

*应该算是虚空中心…?【bingbu【于是顺手蹭了个tag

*大概是伪二战 &架空西幻paro的结合?可以理解为另外一个大陆上的世界大战背景【笑【不过大部分还是普通人啦…

*CP:伞兵李轩x支持和平的F国民众吴羽策【基本无差】【完全不知道怎么概括…求不吐槽!

*不要问我为什么他们都是中文名字并且说话风格如此中国我拒绝回答【扭头

*ooc有,私设有,略矫情,描写废,文风诡异注意

*向所有战中为和平作出贡献的人致敬

*名字……没有什么意思

*觉得剧情眼熟的不是你们的错觉…是一篇似乎很有名【不】的小学阅读题,据说改编自真实故事,也是我的灵感来源…侵删

 

 

 

 

啊……运气真差啊……

李轩苦笑着靠着一棵树,把降落伞叠叠好塞进了背后的伞包里。

……要围过来了。

他听着越来越近的枪声,心里默默地计算着距离。

大概有七百米的样子,还能逃逃看。他认准一个枪声不算密集的方向,悄无声息地跑了起来。

找个地方躲起来……这是他唯一的想法。

 

“呼……呼……”最近的敌人只有三百米了。李轩气喘吁吁,已经没有精力再去控制自己小心翼翼了。与其放慢速度,还是拼命逃的生还可能大一点。外面的包围圈一直在缩小,得幸亏是在树林里,不然这个距离对方早就已经轻而易举地开枪打中他了。

但情况依旧不容乐观。G军秉持着“不能放过一个”的精神,没找到他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本来他降落的位置就偏离了既定的方向,一个人孤零零的又不幸被敌方发现了,现在已是九死一生的境地。

可以……藏在哪里?

这小树林枝繁叶茂的,又正是夏天,树荫遮天蔽日倒是起到了一定的掩护作用,但若是爬上树,一旦被发现那就是瓮中捉鳖;如果反其道而行之,躲进矮小的灌木丛,先别说对方会不会因为人多而斩开灌木前进,光是里面有什么奇怪的昆虫、蛇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除了这些,也没有什么地方是可以藏身的了……

当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实在不行,说不定要动用天舞了啊。李轩摸了摸腰间挂着的刀。据说那是一把特殊的宝刀,是李轩祖上传下来的。当时他父亲把这把刀交到他手里的时候非常严肃的说:“这是一把宝刀,也可以说是把魔刀。他的锋利可以伤敌,更可以伤己。这上面有封印,若是遇到危险可以救你一命,但代价不是随便能给得起的。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使用它。”

虽然这段话怎么听怎么中二,不过看在父亲少有的极为严肃的表情上,李轩还是信了。这把刀外形有点像它的名字,有一种锋芒毕露的美,他很喜欢,也常把玩,到现在也算是熟悉了。

执行任务前,虽然长官觉得这把刀太长可能会影响行动,不建议他带着,但他还是坚持带来。因为不重要,长官也就随他去了。他当时轻轻抚摸着刀身上的线条,觉得不管怎样也是一个象征,带上说不定能带来好运。

 

当然,厄运真要来时,是无论如何也挡不住的。

 

不知道天舞会怎么救我……就算救了,估计要活下去也是希望渺茫。他想。

十死无生。情况可以说是十死无生了。就算天舞有通天的本领,面对西洋火炮能发挥出几分也是个问题。

虽然这样将希望寄托在刀上显得很消极,但是天舞,四轮天舞,如果可以,请帮我逃离追捕吧。

李轩仍然在凭直觉朝一个方向逃,心中却不免泛出绝望的情绪。

……再然后他就冲出了树林,来到了一片不算大的林间空地。空地中央有一座小小的红房子。

 

【这里注解一下,其实天舞并没有起作用…因为在天舞起作用之前他就已经“脱离危险”了,于是天舞非常自动化地取消了李轩的祈祷…】

 

你猝然降临在灰蒙蒙的林间空地,受难者激动不已,你像是容光焕发的使者,向暮年人微笑致意。你像高山之巅出现的晨曦,照亮了昏暗的大地。*①

 

呸。

李轩只觉得,那座房子上面仿佛闪着圣光,就像是救世主。

 

李轩忐忑地走向前敲门,心里温习着临出任务前抱佛脚学的几句F国语言。

门开,他下意识地就把脑海里的话说了出口:“打扰了,我……”

然后就被开门的人惊艳到了。

那人身形修长,眼睛是湛蓝的颜色,使李轩联想到天空。不,远比天空深邃,更像是包容一切的海洋。黑色偏紫半长的头发从一侧垂下来,衬得她(?)更加唇红齿白。面庞艳若桃李,却又冷若冰霜,没有什么表情,冷冷地看着李轩,用眼神询问他的来意。

李轩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的春天来了。他咽了咽口水,这才说:“您、您好,我是一个A国的伞兵,降落失败现在在被G军追捕,可以让我躲一下吗?”

顺带一提,每一个伞兵都必须学会说一些类似的话,为了能在某些情况下有一线生机。

那人看了看他,点点头,用A语说:“进来。”可以明显听出是男人的声音。

李轩为此石化了一瞬间,但情况危急不容他多想。走进客厅,他看到几个半大的男孩,年龄不一,正围在一起,由一个看上去最大的男孩子带着做游戏,欢声笑语盈满了不大的房间。除去偏瘦弱的体型,他们身上完全看不到战争的影子。李轩猜测这家人应该并没有太被战争波及,因此孩子们仍然可以无忧无虑地玩耍。他瞬间感受到了一丝愧疚,现在很可能会引来滔天大火烧上他们的身,他却没得选择。

孩子们见到李轩,纷纷停止玩耍,用好奇的眼神盯着他。

没等李轩因为这些目光而感到不自在,男人就命令起了孩子们。李轩听不懂具体的内容,但却能感受到话语中的急迫与坚决。他暗暗松了一口气,同时愧疚感再次增加。

等到战争结束了,再来感谢他们吧。沉默着把天舞藏进这家的壁炉里,他想。

就是不知道到时候还能不能找到他们了。这样想着又是一声叹息。

 

这样兵荒马乱的年代,又有什么是不会变的呢……

李轩已经是幸运的了,至少他住在部队里,不会居无定所。至少他知道父亲是在战场殉囯的,还能找到遗体,可以给他一个好的归宿。

他知道外面有无数人在四处逃亡风餐露宿,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所以他根本不能对部队还算良好的生活条件安之若素。不过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认真执行好每一次任务,希望这样可以使战争早点结束。这也是每一个有识之士都必有的觉悟。

 

李轩是军人,但这绝不意味着他冷血。相反,他一直很温柔体贴。不论是谁,只要对他有恩,他都会用心铭记,总有一天会偿还。

所以当最小的孩子指着被腾空的碗橱时,李轩道了声谢便钻了进去。

现在的他连自己的生命都无法保障,没有资格说出“我会报答”这样的话。

但只要他活着,这份恩情他都不会忘记。

 

碗橱门被从外面锁上,李轩蜷着身子缩在一片黑暗中,沉默着,听着外面的声音。忽然,他听到一阵脚步声靠近,最后在碗橱前停了下来。

“外面已经可以听到枪声了,估计过不久他们就会进来搜查。”是那个男人的声音,在这种时候仍不失冷静,“如果被发现,不管发生什么,不管他们问你什么,你都不要说一句话。”

“……谢谢。”李轩在黑暗中露出一个不能算是笑的笑,话中的苦涩却满得将要溢出来,“如果我被发现……你们会怎么样?”

这种时候那个男人居然还能笑得出来:“你还有心情管我们?明明连自身都难保吧。”沉默了一下,才继续说:“他们还小,不会有事。我嘛……大概是会被一颗子弹,砰——送去见上帝吧。”

用轻描淡写的语气给自己判下死刑,李轩忽然开始佩服起这位第一眼被他误认为是女士的人了。

明明外表柔弱(?),为什么偏偏有如此刚硬的性格……他甚至可以想象出男人平静中蕴含着坚定的眼神,那样的不可动摇。

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相遇,我们或许可以成为朋友吧。

“我叫李轩,请问你是?”想了想,李轩还是问出了口。总不能连是谁救了自己都不知道吧。

“吴羽策。你最好还是不要说话,否则……”声音戛然而止,脚步声忽的远去,紧接着传来一阵喧哗,李轩听到了大声叫嚷和翻箱倒柜的声音。

来了。

===================

*原句来自顾拜旦《体育颂》

忘了打的TBC.

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_(:з」∠)_……

没错那些小朋友就是虚空的其他成员!

没脸打吴羽策tag

文中提到的三个国家……猜猜看?

没怎么看过就发出来了……也不知道有没有虫……

我居然真的写出来了好激动!

【完全语无伦次了】

总之,感谢你看到这里w

评论

热度(22)